快捷搜索:

1937年的毛泽东:我们不能感情用事杀了蒋介石

本文摘自《毛泽东的辉煌人生和未了心愿》,孟庆春 著,现代中国出版社,2010.8

西安事项是在日本帝国主义加紧侵占中国,蒋介石继承执行“攘外必先安内”的差错政策,中华夷易近族危急日益严重,中国人夷易近抗日高潮进一步兴起的历史背景下发生的。

1936年12月初,在西安的张学良和杨虎城面对蒋介石和其率领的一大年夜批国夷易近党高档将领亲临火线的“剿共”督战态势颇为不满,几做生意榷,着末下决心不再参加“剿共”行动;为此,二人几回“晋见”再次抵达西安的蒋介石,劝告其放弃内战政策,但蒋介石却根本听不进去。

12月4日,蒋介石住进了临潼的清华池。清华池的第一道门卫由张学良的“西北剿总”卫队第一营第连续担负,营长王玉瓒;第二道门和五间厅之间的警卫,则由蒋介石带来的卫士担负。在清华池,蒋介石强迫张学良和杨虎城在两个规划中作出决定:

第一, 屈服“剿共”敕令,将东北军、十七路军整个开到陕甘火线作战;

第二, 第二,如不愿“剿共”,就将东北军调往福建,第十七路调往安徽,让出陕甘,由“中央军”“剿共”。金冲及主编:《毛泽东传》(1893—1949),第426~427页,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

对付蒋介石的这两个规划,张学良和杨虎城都是不能吸收的:他们既不乐意再与红军作战,又不乐意脱离西北。假如攻打红军,势必使自己的实力耗损殆尽;而脱离西北,得不到红军的声援,迟早必被蒋介石所“改编”或兼并。权衡利弊后,张、杨下定决心:一不再打内战,二不脱离西北。二人抉择先行“苦谏”,万不得已即推行“兵谏”……

12月10日、11日,张学良驱车莅临潼清华池两次向蒋介石进谏,痛陈国家夷易近族的危亡已经到了着末关头,非抗日不够以救亡,非竣事内战不够以抗日;他慷慨陈词,声泪俱下……不想,蒋介石就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连连拍着桌子喊叫:“现在你便是拿枪把我打逝世,我的‘剿共’计划也不能改变!”无奈,张学良只得脱离,改由杨虎城再去见蒋介石,力劝:就这样,张去杨至,杨走张来,继续数日分手对蒋实施“苦谏”,蒋介石毫无所动……

12月9日,西安一万多论理门生举行游行,纪念“一二九”运动一周年。游行的门生们高举“竣事内战”和“同等抗日”的横幅标语、手持小纸旗走上街头,却遭到国夷易近党特务的开子弹压,打伤小门生一人,更激起了门生们的极大年夜义愤;门生们临时抉择,徒步去50里地以外的临潼清华池,向蒋介石“请愿”。

蒋介石获得申报后,急忙部署队伍在十里铺架设机枪拦阻,同时让侍从室主任钱大年夜钧打电话给张学良,要他派兵弹压,并连声说“格杀勿论”;张学良不得不亲身去十里铺劝阻门生,并向门生们包管:“一礼拜之内,我必然用事实回复你们……”

实际上,张学良和杨虎城都认为蒋介石积极反共、悲不雅抗日的执拗立场实难改变,但照样抱末了了的一线“盼望”,于越日由张学良再次硬着头皮向蒋介石“进谏”,要求联合全国的统统武装气力和动员全国的民众,同等抵御外祸,竟被蒋介石斥之为“图为不轨”,同时对其在十里铺对门生们的讲话表示了极度的不满。

张学良退出后,让杨虎城再去一次,看看环境;杨虎城去了,见蒋介石依然是一副执拗不化的立场,只得返回同张学良商榷。二人感觉“苦谏”和“哭谏”等软法子都无济于事,再用也无效,着末抉择推行“兵谏”……

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两将军率领东北军、西北军在西安发动兵谏,拘留收禁前来部署剿共的蒋介石,迫使他竣事反共内战,推行联共抗日,西安事项由此爆发。

西安事项的爆发,在国内外引起伟大年夜应声,西安成为国内外关注的中间和各类抵触的焦点。形势十分繁杂,内战危急如饥似渴,张、杨两将军无所适从。

因为“三位一体”的西北抗日夷易近族统一战线的存在,张、杨两将军在西安事项爆发确当天破晓,联名打电报给毛泽东和中共中央,约请中共代表团去西安共商抗日救国大年夜计,处置惩罚捉蒋的善后有关事件。

12月12日上午8时,毛泽东被从睡梦中叫醒。他看到张学良给他和周恩来的电报:

吾等为中华夷易近族及抗日出路利益计,掉落臂统统,今已将蒋及紧张将领陈诚、朱绍良、蒋鼎文、卫立煌等截留,迫其开释爱国分子,改组联合政府。兄等有何高见,速复。金冲及主编:《毛泽东传》(1893—1949),第427页,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

毛泽东急速叮嘱警卫员去看护中央其他引导人来开会。周恩来、张闻天、博古、朱德、张国焘等陆续来到毛泽东的窑洞,并传阅了电报内容。接着,“探讨处置惩罚西安事项的方针政策”金冲及主编:《毛泽东传》(1893—1949),第427页,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各自颁发意见。当时,张国焘提出“杀掉落蒋介石”,“打出潼关去”。毛泽东从夷易近族的根本利益启程,周全阐发了当时国际、海内的繁杂形势,驳倒了张国焘的差错主张,并指出:“我们应该站在后面,让张杨去打头阵。”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